当前位置:首页 >> 植物之二 梧桐、竹、合欢、枣、栗

植物之二 梧桐、竹、合欢、枣、栗

植物之二 梧桐、竹、合欢、枣、栗
梧桐

  梧桐是桐树之一种。桐有油桐、泡桐、紫花桐、白花桐、梧桐等。桐之用途很多,陈翥在《桐谱》中说:“桐之材,采伐不时而不蛀虫,渍湿所加而不腐败,风吹日晒而不折裂,雨溅污泥而不枯藓,干濡相兼而其质不变,楠虽寿而其永不敌,与夫上所贵者旧矣。”油桐可榨油,泡桐最遮荫,梧桐宜制琴。王充在其《论衡》中说:“神家皇帝削梧为琴”。《诗经·庸风定之方中》上说:“树之榛栗,椅桐梓,爰伐琴瑟。”《齐民要术》说:“梧桐山石间生者,为乐器则鸣。”《后汉书》载有:“蔡邕泰山行,见焚桐,闻爆声曰:”此良木也‘,取而为琴“,是为”焦尾“,名琴。(至今洋提琴故作”焦尾“漆色状,不知从何传起?笔者无知矣!)梧桐被视为”灵树“,具有应验时事之能。《太平御览》引《王逸子》说:”扶桑、梧桐、松柏,皆受气淳矣,异于群类也“。《礼丰威仪》说:”其政平,梧桐为常生“。《瑞应图》说:”王者任用贤良,则梧桐生于东厢“,相反对”梧桐不生,则九州异主“。梧桐灵性还有它能知岁时,《花镜》上说:”此木能知岁时,清明后桐始毕(毕字,古华、花同字――笔者注)桐不华,岁必大寒。立秋地,至期一叶先坠,故有’梧桐一叶落,天下尽知秋‘之句。“司马光《梧桐》诗曰:”初闻一叶落,知是九秋来。“《花镜》载有:梧桐”每枝十二叶,一边六叶,从下数一叶为一月,有闰月则十三叶。视叶小处,即知闰何月也“。梧桐的灵性,传说能引来凤凰。《诗经·大雅·卷阿》云:”凤凰呜矣,于彼高冈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“宋代邹博的《见闻录》说:”梧桐百鸟不敢栖,止避凤凰也。“中国的龙、凤,在神话传说中,凤是神鸟。能引来凤凰的梧桐,自然是神异的植物。祥瑞的梧桐常在图案中与喜鹊合构,谐音”同喜“,也是寓意吉祥。

  竹

  按现代植物分类学,竹属禾本植物。中国古人却对竹有特殊评论,加入人文观点。在晋戴凯的《竹谱》上说:竹“不柔不刚,非草非木”。历代对竹的诗词歌赋,佳颂迭出。竹与民生关系密切,竹材可资用于建屋、制笔、造纸、家具、雕绘。《花镜》认为:“值霜雪而不凋,历四时而常茂,颇无妖冶,雅俗共赏。”文人将竹视为贤人君子。白居易在其《养竹记》中说:“竹似贤,何哉?竹本固,固以树德,君子见其本,则思善见不拔者。竹心空,空以体道,君子见其心,则思应用虚受者。竹节贞,贞以立志,君子见其节,则思砥砺名行,夷险一致者。夫如是,故号君子。”竹的高风亮节,令人愿与贤者居,故有“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”之词。在中国竹文化中,把竹比作君子,国画中,常将松、竹、梅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而“五清图”是松、竹、梅、月、水,“五瑞图”是松、竹、萱、兰、寿石,常显于画家笔端。

  竹种浩繁,类别上百。许多竹,都已寓有文化意蕴。如:斑竹(湘妃竹)、慈竹(亦称孝竹、子母竹)、罗汉竹、金锒玉竹、天竹(天竺、南大竹)等等。如将天竹加南瓜、长春花合成图案,谐音取意可构成“天地长春”、“天长地久”的寓意。竹又谐音“祝”,有美好祝福的习俗意蕴。

  合欢

  合欢:属落叶乔木,羽状对偶复叶,夜间双双闭合,夜合晨舒,象征夫妻恩爱和谐,婚姻美满。故称“合婚”树。汉代开始,合欢二字深入中国婚姻文化中。有合欢殿、合欢被、合欢帽、合欢结、合欢宴、合欢杯。诗联有:“并蒂花开连理树,新醅酒进合欢杯”。合欢被文人视为释仇解忧之树。《花镜》上说:“合欢,一名蠲人忿,则赠以青裳,青裳一名合欢,能忘忿”。嵇康的《养生论》也尝谓:“合欢蠲忿,萱草忘忧”。因多“种之庭阶”,适于宅旁庭院栽植。

  枣

  枣为中国民居宅旁常见树种。木硬,可制器具,可为木刻雕版。古书曾称“枣本”。果可食用,可“补中益气,久服神仙”(《本草经》)。枣树生果极早,幼树可结果。北方民谚有:“桃三杏四梨五年,枣树当年即出钱”,言其结果之速。枣谐音“早”,民俗尝有枣与栗子(或荔枝)合组图案,谐音“早立子”。婚礼中,有将枣与桂圆合组礼品,谐音“早生贵子”,新婚“撒帐”用枣、栗子、花生等以图吉利。

[关闭窗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