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经典案例 >> 《连山易》论建筑堪舆风水

《连山易》论建筑堪舆风水

《连山易》论建筑堪舆风水
作者:博尔朵

《连山易》论建筑堪舆风水

    当代社会的风水说,即是在清末以前的“堪舆”学。《淮南子》许慎注:“堪,天道也;舆,地道也。”《汉书,杨雄传》颜师吉注引张晏曰:“堪舆,天地总名也。”后因以天地的代称。

    “堪”字的字面意思是地面的突出处,“舆”字是古代车乘的意思。那么单从字面便可以引伸了,堪是在地面上突起的表现,很自然联想到起房选屋的活动,现今视作建筑。建筑的起初必定要勘察测量地形,地质,采光,通风,排水等问题。上面又讲到这“舆”是车的代称,是何解释呢?

    按照《连山易》的哲学纲领论“论天下之大贵者莫过乎风,风上执天而下运地,推离成日光。”很显然古人在七、八千年前就形象地比喻出太阳怎么会“动”呢?哦!是天下最大能量的风“推动”这个“日”转动起来,日复一日。“风上执天而下运地”是说风不但吹动了太阳,同时也把地运动了起来。故后有八卦类象论坤象为地,又为车。依照天体论的观点,这个地球就是个天车,而地表上的万物在这个“车”上不过是她承载的附着物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这个地球大舆之车在运行之中,并非那么的平稳,因为地球不但要绕太阳公转,而且又要自己转动,在转运中又会震动,漂移,变动等“身姿”的调整。故而可以说如果你在这天覆地载的“车舆”上坐乘的不稳当,那当然会产生“翻转”倾覆和诸多不利的负面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笔者认为当代论的风水学说只是“宜生学”,人本社会与环境的和谐适应论,不能单一的代表建筑中讲求的堪舆概念。准确的表述应当是在堪舆中怎样应用风水以常养生命,进而更好地为人类的生存繁衍取得进化优势。

    在建筑堪舆中首先应考量的是建筑址基,水文走向,建筑朝向,建筑生活功能的设计等问题,尤其在城市建筑的选址上那更应因地制宜,因势利导。一个繁荣的城市并不太多给建筑师方正的格局,便捷的交通,丰富的生活配套来提供完美的建筑设计作品出来。就拿地形来讲起伏高低并不鲜见,有的高层居屋与山齐眉,有的地块区隔曲折突兀,以一块地每每几千,几万,几十万平米的占地显得支离破碎而无从规划的更合理。所以一个好的前期勘察设计工作就显的相当必要了。

    其实建筑是一个挡风避雨之所,体息衍繁之所,而后才能 如何更好享受人工自然的氛围。风能生物亦能损物,水能润命亦可养命,建屋居住的首要问题是如何“用水借风”,在《连山易》理论体系中说的明白,风为“四季六帅,六气之主。”又论非风不雨,非风不晴。非风不热,非风不冷,非风不通,非风不阻,非风不生,非风不死。地球上的小麦、稻米等众多“开花”的植物雌雄授精的传播媒界皆是风。

    故八卦类象巽为风,为花卉,为长女,为股,股,就是屁股的意思,明晰的演绎出长女,女人的股是生人的地方,而巽为风定为是与“风水”之风同论同出一源,因为人类社会就是要以人为本,能不能“生产”出优秀的人种进行高等智慧者的延续是地球文明的永恒主题。如何说我们是地球的主人,或是我们为大地之子,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已,事实上如果人类在半个世纪中不出生新生代,那人类就面临灭绝。就拿中国来说,从历史上的汉初到清康熙年初,中国人也没有超过六千万。而清康熙年间中国国土的面积是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,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面积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。

    风为股为进退,是男女人交媾的行为及实体行为“结果”论,而人之初的精卵不过是“一滴水”。这就很具体了,“风水学说真正的涵义确证为”生命的延续(科学),因为巽为长女为风,水为精卵的精聚。能不能使人在建筑中生育好下一代,是头等大事这建屋又叫男女人的“爱巢”,亦是孵化人类的“摇篮”。其次再论建筑风水所主使的生死穷通等。有人说你这样讲的不是大道,是绕道,我则认为,以人为本才是真正的堪舆目的,也是终极标的

    房子是以风气为畅通常养生息之本,以水气为适应阴阳大化正应。但有另一点也必须说明白,凡是物界都有时空时间的概念,建筑堪舆的更应注意的是三元九运六甲与建筑朝向,建筑走向,建筑在城市方位之运势论据。只有摆清了客观,逻辑,时空的三位一体的互利关系,才能明证城市堪舆,和谐建筑格局体量。更加的顺风顺水,应用好客观自然,做到天人合一的真正目的,更具体的说,若不是在建筑堪舆方面的“行家里手”就不知“风水”何可正确应用。

    尘世间万般千家都说什么“寻龙点穴”龙脉正统,砂水飞凤,走兽鬼影,但他们忘了一件事,能天下皆有龙,更有龙在个元运(朝代)六甲时空中会出现“飞龙在天,或跃在渊,潜龙勿用,亢龙有悔,而或乾乾君子,见龙在田?”龙者是古代封建王朝帝皇的代称,历史上的皇家王朝更本不让你找到什么龙脉,更何堪千龙万凤出峦头,天下岂可得安平?历史上每个皇家,皇朝只能有一条(个)真龙就是“天子”,若天下有二条龙则天下无宁日始。不是吗?周朝八百年,每代也只有一个天子,袁世凯皇帝梦断不足百日,也只有尊龙独角一个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天下的风水大师们研究了多少历史,殊不知历朝龙舆只论孤家寡人,终然皇家嫡传接班,也难免屡屡手足相残,腥风血雨洗宫廷,尔等大师天天不忘上山瞄龙踪,潜潭缚蛟引凤鳞,是惟恐世上龙王不多乎?罢了,我也只是一家片言招笑抿,不必当真。

    这只是表明本人论点而已,一个建筑单位,一座城市,一个新区,一处楼宇,论平安处居是大问题,人的居住是建立在和谐自然,客观生存,顺应天时等诸多居住现实要求之上的,必非风水迷信。自古来“堪舆学”都认为存在,却未见“堪舆学院”,所以天下人多有不恭之评说不无道理,莫非是古人多愚,今人科学,料实不是。最主要的是几千年来,堪舆风水的机要在上流社会少数人手里。而当代是一个科学技术非常“发达”的时代,而我们从几千年皇统步入“现代”的步伐实在太快了,这是一个很容易解释的数学概念,中国的工业革命,现代科学也不足百年,但实际上的“皇家”已存在过七、八千年之久。相信在未来,我们会拥有一个真正可以回过神来,考察和研究“堪舆,风水”的中正机构。那怕搞明白这“风水”就是迷信吧。以免后辈万世再“误走歧途”。

连山易国学研究总院院长

连山易国学香港总会主席

博尔朵

2011625

[关闭窗口]